社交女悍匪[七零] 第253节
作者:外乡人      更新:2024-02-12 11:38      字数:4985
  对了,云光手机里的那个赌博群,里面十几二十人的聊天记录都是这男骗子独立完成的。
  二人不是头一回犯案,事发了也比旁人更有默契了。
  此时二人一口咬定他们就是骗钱,是云光赌输了钱拿自己爸妈开刀的。
  至于什么火锅,空调?
  有条件吃碳火锅谁还吃电火锅?而且这么热的天,谁吃火锅不开空调呀。
  总之就是所有证据都指向了云光。
  好在这不是第一起了,警方甚至是保险公司那里查到了成功的骗保记录以及被二人坑得敢怒不敢言的其他受害者。
  可以说,如果不是云朵在离开家前安装了监控,后又第一时间打电话给片警罗钢报警。那么这件事情就会跟其他骗保案子一样。
  他们会成功拿到意外险的赔偿金,之后受害人家属还上赌债或是继续参与网络赌博。直到再也榨不出一滴油了,女骗子或是以不想跟有赌博恶习的人交往为由正式提出分手,或是直接玩失踪,之后搬家走人消失得无影无踪。而曾经让人沉沦的微信群也会将失去资格的玩家踹出去……
  等到玩家彻底醒悟过来的时候,有些是像云家这种情况,担心会让人误会自己骗保而敢怒不敢言。
  对了,云光还不知道他「女朋友」在他以为的上班时间里,同时跟另一位同样条件的男士谈婚论嫁呢。
  在专业的审讯下,云光到底还是说出来他当日的真实想法。
  他当时有注意到剩下的碳尚未燃尽,只是一念之差选择了无视。如此一来,云光也算是犯了不作为故意杀人罪。
  云光被剥夺了继承权,并且被判了二十年。庭审后,云朵见了云光一面。
  他怪云朵不应该买保险。
  如果云朵不买保险,他就不会犯这种错。
  声色厉荏的指责了一回云朵,又抱头痛哭的说自己后悔了。
  说对不起父母。
  云朵想问问云光,是自己让他将保险受益人那页拍了相片发朋友圈的吗?
  是自己让他赌博的吗?
  可最后云朵却只是叹了口气。
  “按法律规定,家里的财产你都没有资格继承了。不过...我也不稀罕就是了。家里的两套房子都给你,出狱后一处自己住一处租出去,就算找不到工作也饿不死……家里还有些积蓄,办完丧事后我也一分都不会动。”
  说完,云朵就站起身,冷淡中带着几分冷漠的说道:“你我以后再不必见了。”
  真好,仁至义尽后就可以心安理得的无情无义了。
  “姐,”云光没想到云朵这么冷漠,面对他这个害了父母的亲弟弟竟半分都不激动,“姐,我知道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姐,对不起,对不起……”
  “你没有对不起我什么。”云朵突然就笑了一下,看向云光的眼神更加陌生了,“幸好我当日不在家,否则也会跟爸妈一样再也听不到一声「对不起」了。”
  对罗刚等人点头致谢,云朵便与她请来的律师离开了。
  律师除了要帮云朵处理遗产的问题,还要帮她跟保险公司谈意外险的事。与云朵打了声招呼后,律师就开着车离开了法|院。
  云朵虽然不要老云家的那些遗产,但在云光没有资格继承的前提下,那些遗产还得先过户到云朵名下,之后才能转给云光。
  目送律师离开,云朵又站在那里发了一会儿呆,这才打车回了她曾经住了许多年的家。
  在云光等人接受审讯的这段时间,云朵已经低调处理了云正秋和韩华的后事。她留在这里的个人物品不多,早在出发去荣阳府前她就将不少东西都收进了空间里,外面放着的大多都是她不想要的东西。
  此时随意的在这个家里转了转,拿出早前买的挡尘塑料布将所有的家具物品都用这个塑料布罩上。之后将家中冰箱里的东西也都拿出来,原本想叫个跑腿将这些吃食送到敬老院那边的,可后来又担心这里面会有被骗子的东西,便决定全部丢掉。
  不是云朵太过小心,只是人心险恶不得不防。
  将门窗全部关好,再将电闸全部拉上,最后关掉水阀,关掉地热开关,云朵才锁上门走出去。
  给云光结婚的那套房子之前就一直出租着,云朵联系了一回租客,又重新办了一张卡让他们以后将房租打到这张卡里,之后拿着这张卡去了物业和供热公司等处。
  老宅要办停暖,但他们这边的停暖也只是交一半的钱而不是办了停晚就可以不交供暖费。还有物业费,住不住人的卫生费等等都需要交钱。
  再一个,他们这边租房,房东要负责租户的供暖费和物业费。所以云朵这次去供热公司就是办这个自动转帐的。
  就用这张卡里每年的房租费付两边的供暖费和物业费。
  云朵一直在宁远市呆了两个月才将所有的事情都办妥,云朵请的律师很给力,直接从保险公司那边撕下了赔偿金以及之前云朵办医疗保险的那笔钱。
  云朵付了律师费后,也没计较之前花了多少钱办保险。而是将所有从保险公司那边得来的钱都捐了出去。
  没直接捐钱,而是买了东西捐过去的。
  云朵并不知道警方那边一直有人在关注她的一举一动,见她不光办了公证将她在宁远市的两处房产都赠送给云光,还将保险赔偿金全都捐了,这才确定云朵并没有故意骗保的想法。
  而云朵在忙完宁远市这边的事后,不但直接换掉了她用了许多年的手机号,连微信号都换了。除了一些需要联系的人另行通知了一回外,她几乎跟所有亲戚都断了往来。
  风尘仆仆的回到荣阳府,看到贺之亦的瞬间,云朵说不出来的安心和疲倦。
  很累,但也很安心。
  和云朵看见贺之亦时泛起的安心一样,贺之亦在看到云朵时心中也是同样的感慨。
  独自呆在荣阳府的这两个月,贺之亦只要想到他已经找到了云朵,这里是他和云朵的家,每天都能接到几句云朵发来的微信,晚上还能跟云朵视频。哪怕俩人什么都不说,只是一个用电脑打着字,一个做着手工活,都有一种安心在环绕着他们。
  手机就支在一侧,抬眸就能看见手机那边的人。就像那句「试问岭南应不好,却道:此心安处是吾乡」的诗一般,原来只要她在,心就安稳了。
  两个月的时间,云朵处理完了原生家庭的所有事。而贺之亦则用这两个月的时间将隔壁装成了他想要的私家花园。
  不光如此,他还仔细做了室内防水,弄了一个小巧可爱的莲花池,房子的举架还可以,贺之亦就在室内做了个小凉亭。
  其实小凉亭就是一个茶水吧,还是专门给云朵弄来玩手机的地方。
  这会儿云朵养的那只猫就呆在凉亭的摇椅上呼呼大睡呢。
  贺之亦的工作区在小凉亭的侧面,那里有博古架,有大大的工作台,还有各种各样的工具。
  贺之亦知道云朵爱吃地锅鸡,烧烤,所以还在屋中一角留了吃地锅鸡和烧烤的地方。
  那里不光安装了吸力极好的抽烟机,还有个嵌入式烤箱和冰箱,水池……
  回到荣阳府后,云朵先对着贺之亦各种甜言蜜语,夸他能干,夸他审美好,眼光好,夸他是新世纪能文能武的绝世好男人。夸得贺之亦乐呵呵的去给云朵做铁锅钝鱼,而云朵则是洗了个澡就回床上补觉去了。
  贺之亦觉得外卖跑腿什么的太适合他这种性子的人了。
  这两个月,除了必须去的建材市场和花卉市场,贺之亦几乎都没怎么出门。家里缺了什么直接下单,过一会儿就会有人送过来,都不用他再去市场超市了。
  在网上买了条活鱼,又买了一块豆腐和一些需要的菜蔬。等菜到了,贺之亦自己在水池这边收拾干净便按着云朵爱吃的作法炖了起来。
  千炖豆腐万炖鱼,这道菜炖得越久越好吃。所以贺之亦还特意在锅里多加了些水。
  和了团面,准备一会儿做了花卷下到锅里,贺之亦就回隔壁看云朵了。
  因不能破坏承重墙,所以贺之亦在装修的时候就将两间屋子的出入口放在了两家相连的阳台上。
  此时穿过阳台回到「室内」,贺之亦先看了一眼睡得极沉的云朵,便打开了云朵的行李箱,将里面的衣服分门别类的放在洗衣机里,又将云朵箱子里的化妆品和其他东西也都一一归置好,这才又重新回到「室外」继续做之前未完成的工作。
  不管云朵将来要做什么,做为一个男人他都得有养家糊口的能力,让云朵没有任何后顾之忧。
  是夜,二人围着地锅吃鱼,云朵懒得说宁远市的那些事便跟贺之亦说起了读书深造的想法。
  听到云朵这么说,贺之亦先是一怔。随即就是语带诧异的问道:“你要读书?”
  “对。”云朵点头,“我早前一直不停的结交各路人马,到了后来又一点一点的跟不少人拉开距离。以前认识的人多,干什么都容易。现在年纪阅历在那里摆着呢,肯定不如我当年就是了。再一个我换了手机号和微信号,也不想再跟以前的人有什么联系了。我琢磨了一回,想重新认识一些人,上学就是目前为止最好的办法。
  现在的大学都在给一些经理总经理办什么工商管理课,考什么mba的。虽然那些人肯定不会脱产学习,但总会去学校听几堂课或是考个试啥的。而且进入大学后,同学和教授也是一项资源。”
  在她还没想好以后做什么营生的时候,先去上个学,多认识一些人也是个不错的安排。
  贺之亦颔首,眸光熠熠的看向侃侃而谈的云朵,仿佛又回到了72年的那个夏天。
  原来千帆过尽,光阴熙攘,他们都不曾改变。
  ——完——
  在写这本书之前,作者就一直想写一个非常独立的女性角色。遇到困难时可以自己解决而不依靠家里或是男主角的那种。所有的荣耀都是自己挣来的,而没有依仗任何人(主要是男主)。她没有什么特长,也没有什么家世,她会被高看一眼,是因为她自己说话办事的能力,而不是家世背景。她不会像其他有性格的女主那样强硬,她也不会遇强则强,她可以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借势而上。能屈能伸,圆滑得不跟任何人撕破脸。纵使撕破脸也能一脸笑的迎上去……
  作者就想云团团这样的「俗人」性格会不会有人喜欢?这样的性格应该是什么样的生活环境下养成的,又适合什么样的时代背景,她的人生经历有哪些?圆滑到了那种程度,还会不会有真诚真心这种东西?她这样性格的人会喜欢什么样性格的男主?话多的,还是话少的?一个喜欢在外打拼的姑娘,她会喜欢霸道总裁还是田螺先生?
  确定了男主后,又在想家庭背景。在多子多女的家庭里长大的人应该是什么性格的?她对待自己的兄弟姐妹又会是什么态度?对待父母时,她会不会因为兄弟姐妹太多,父母的亲情也被分成一块一块而不满足?面对一个永远只觉得她好,一心对她好的长辈,她又会是什么样的态度。后来作者就想这样家庭出身的孩子,应该更想要一份独属于自己的偏爱。所以云老太就出现了。面对生老病死时,女主应该也是害怕和不舍的。有人说人上了年纪就特别怕死。也许他们怕的不是死,而是离别。所以作者就想女主老的时候面对死亡应该也没办法像年轻时嘴上说的那般坦然。想说的话实在是太多太多了,没完结的时候想完结,完结了又舍不得。
  这本书到这里就算完结了,感谢大家一路的陪伴和支持,之后作者会全力更新《人人都有读心术》那本书。
  第228章
  番外-最舒适!
  最舒适的生活态度,最舒适的生活方式。
  贺之亦觉得他与云朵在一起的生活无论从看哪个方面看,都是最舒适的状态。
  云朵的人生规划里有他,一直都有他。但云朵却不会要求他一定要达到什么成就。他可以永远做自己,用自己觉得舒服的方式去生活。
  人无完人,他们都不是圣人。
  做好自己擅长的,欣赏和尊重别人擅长的,不强迫自己做不擅长的,也不要求和为难旁人去做他们不喜欢,不擅长的事。这才是爱自己和爱别人的基础。也因此云朵从不会逼着贺之亦一定要走出去,也从不强迫他一定要与人应酬交际。她懂贺之亦,也尊重贺之亦。
  而贺之亦待云朵也是如此。
  他从不要求云朵留在家里,也从没想过让云朵学着做家务。甚至是从不曾拦着云朵出差考察,出门应酬这些他不喜欢,也不想参与进去的事。
  贺之亦最庆幸的是他两辈子都遇到了懂他包容他的云朵,而云朵又何尝不是这般想的呢。两个人,一个外向,一个内向,一个社牛,一个社恐,看似南辕北辙的两个人本质上却是同一类人。
  他们都没有那种爱一个人就一定要为这个人改变自己的想法。
  爱,应该有边界感,有自由,有自我。
  它不应该是「我为你付出了多少,做出多少牺牲,你若不如何就是辜负了我」的道德绑架。
  也不应该是将牺牲放在嘴边,让对方带着负罪感负重生活,让自己处于这种不健康,不对等心态的生活方式。
  它最起码应该是——允许自己做自己,也允许别人做别人的态度。
  在这一点上,云朵和贺之亦都做到了。
  你过你的城市隐居生活,怡然自得。我过我的觥筹交错,八面圆通。相爱相守却又彼此尊重,这何尝不是一种更舒适的生活和爱?
  荣阳府是一座三四线的中小城市,宜居,却没有什么太好的大学。
  不不不,准确的说应该是没有云朵想要的那类大学。
  她读mba,为的是结交人脉而不是真的去学习什么工商管理。若是学校里读mba的学生并没有达到她结交人脉的想法,那还不如不浪费这个时间呢。
  最近的一线城市从荣阳府过去,只需要一个多小时的高铁,云朵在网上查了一回便在那里报了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