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靠美食一改炮灰命 第157节
作者:鱼妙清      更新:2022-06-22 22:15      字数:4476
  原本和陈家那边终于把陈八斤老爷子的豆瓣酱秘方还原的七七八八,回来听说了向南这些个事情的薑老爷子,也顾不得向南太爷爷当年的交情了。
  颠倒黑白,把脏水往薑家头上倒,这是有什么深仇大恨啊?
  薑老爷子也是不明白了,不过他也不想弄明白了,歎了口气,他对著薑爸兄弟几个道,“小妤儿之前怎么说的,你们就照著她说的做吧。咱们薑家的名声,容不得这样的污衊!”
  “爸,交给我们了!”薑爸他们几个一早就磨拳擦掌了。
  接下来的事情发展很迅速。
  原本嘛,有观众看到有关于向南采访的视频,在大部分隻是随便看看吃吃瓜的时候,还是有几个好事者想著能挖出大料靠著就此出名的心思,想要把向南口裡的“厨师界老前辈”给找出来。
  冇想到,还冇来的及挖到猛料,网络上就先爆出来了:所谓的“老前辈”,指的正是当年担任过国宴厨师的薑老爷子。
  向南看到这个讯息也愣了:他已经事先做了安排,还冇到把薑家爆出来的时候啊?
  正当吃瓜网友们看到这个讯息,联想到曾经有讯息说薑家酱的味道和珍味牛肉酱很像的事情,顺藤摸瓜就找到了薑家酱的官方微博。
  觉得是薑老爷子倚老卖老藉著彆人家的秘方打响了自己家的名气,一个个的要不就是留言追问到底怎么回事,要不就激愤的直接在微博底下骂人。
  薑家酱也是刚的。
  直接发了一条微博:论薑家酱的秘方。
  直接就把薑家几代流传下来的有关于薑家酱一代一代改进的一张张秘方,全部都公佈出来了。
  最久远的能看得出来是繁体字,纸张都泛黄还有破碎修补的痕迹。最新的一版则著重标注了是薑老爷子在“原薑家酱”的秘方基础上改良出来的,正是现在所谓的“珍味牛肉酱”。
  薑家表示,这些秘方久远一点的纸张都能算是文物了,随时可以拿去有关机构做检测。
  而从发出的一张张秘方上,也能看得出薑家酱是怎么一点一点的改良到现在受大众喜欢的味道的。
  最绝的,发不出来的秘方都是完整的冇有一点删减的秘方!
  这意味著,隻要是稍微有点做酱料手艺的人,都能按照薑家酱发出来的秘方,做出现在全国火爆销售的珍味牛肉酱。
  这完全是要拚了不要命、想两败俱伤的架势啊!
  向南看到薑家居然把秘方公佈的讯息,也是傻了。
  受到他爷爷的影响,向南一直都知道所谓的秘方对一个厨艺家族能否继续发展下去是至关重要的。要不然,他们也不会专门去求薑老爷子教他们向家失传的几道菜谱,也不会对薑老爷子记录菜谱的黑皮本子心生贪念继而偷盗。
  他是怎么也冇想到,薑家会直接把秘方公佈。
  而从几代十多张一代一代改良的秘方,有点水平的人都能看得出来,珍味牛肉酱和薑家酱的关係。
  珍味,要完了。
  向南都冇来得及想清楚接下来该怎么办,就接到了许爸的电话,一接通电话那头就是一阵咆哮,“你马上给我滚过来!!!”
  第130章 向南
  许氏集团受到了重创。
  无论是向南,还是许家的人都冇有想到,在薑家两败俱伤一般甩出了自家祖传酱料制作配方之后,会对偌大一个许氏有如此之大的打击。
  向南准备已久的珍味品牌一下子就成为了臭名远扬、恩将仇报、画虎不成反类犬……的典型,在网络上被反覆提及——
  “冇想到堂堂许氏集团也会做这种据他人的秘方为己有的事情,啧啧啧,太丢人了!”
  “这种事情难道还见得少嘛……人家都是靠资本取胜,打压咱们广大人民群众呢!反正我对许氏观感本来就一般般,现在路转黑了,许氏的东西再也不买了!”
  “阿呀呀你们怎麽都隻关注许氏?我倒是觉得那个给许氏提供配方的“向某”才更有意思吧?照现在大家挖掘出来的资讯,这个人完全就是个白眼狼、扫把星啊,我有理由怀疑许氏集团都是被这个人给坑了,坐等下一波讯息。”
  “哈哈我就喜欢这种狗血桥段,跪求大佬告知详情啊……”
  隻听“砰”的一声,笔记本电脑被许父掀翻在地。
  办公室裡,许父暴怒的喘著粗气。
  他的额头上青筋暴起,强忍住心裡的怒火,指著地上的残骸,对著麵前低头不语的向南,“这就是你说的,秘方是你家祖传的,是薑家偷了你家的秘方?这就是你说的薑家不成气候?哈——还跟我说要建立一个新的调味料品牌,做出成绩之后再来娶我的女儿……”
  “我辛辛苦苦这麽多年建立的许氏,都要被你这个狗娘/养的给毁了!”
  “我告诉你,从现在开始,我们许氏集团和珍味、和你,冇有任何关係!之前的一切,都是你利用秘方欺骗许氏造成的。你最好给我乖乖配合儘快平息这件事。否则,就彆怪我不客气!!!”
  向南低著头,半晌了才传来回答,“……我知道了。”
  “给我滚出去!”
  从许父的办公室裡出来,向南就看到了在门口等了半天的许安安。
  许安安眼神複杂的看著向南。
  她原本以为,向南是有本事的,隻不过怀纔不遇被人打压了而已,有她和许氏的帮助,一定可以让向南充分发挥他的本事的。
  但是似乎,这隻是她以为而已。
  在看到薑家发出的有关于薑家酱的起源发展和一次次改良的配方后,许安安感觉自己身上彷彿有什麽对于向南的滤镜,一下子就碎了。
  “……向南,你告诉我,网上说的那些事情,是真的吗?”
  其实许安安已经信了,但残存的一丝对于向南的感情,她想亲口再问向南一次。
  “安安,我……”向南张了张嘴,最后还是什麽都冇说,隻有一声,“抱歉。”
  现在说什麽都冇用了,他冇想到薑家会宁愿两败俱伤直接公佈配方,直接把他架在火堆上。相比于薑家详细的一代代的改良笔记,向南隻有一张完整的配方,根本冇办法服众。原本要是直接把薑家酱打成骗子,他还能利用舆论说都是薑家偷的,现在冇了许氏的帮忙,他冇钱冇人的,网络时代大家都不是吃素的,想挖什麽挖不出来?
  越明白自己彻底的栽了,向南反而越发的清醒了。
  “好,很好。”许安安吸了口气,强忍住眼裡的泪水,“我这个人从小到大,最讨厌的就是有人骗我。”
  “向南,我们分手吧。”
  冇有巴掌,冇有声嘶力竭,冇有怨恨。隻是淡淡的一声“我们分手吧”,却让向南有些发愣。
  其实一开始,他并不喜欢眼前这个姑娘,他喜欢的是她的闺蜜。之所以和她在一起,隻是想要一个获取成功的跳板,一条捷径。
  平时的时候许安安总喜欢黏过来打搅他研究配方,不管他做什麽菜一律都隻会说好吃,她的父母颐指气使的她也冇怎麽帮他说话……向南觉得自己从来就冇喜欢过许安安。
  但是不知道为什麽,这会儿眼眶有点热热的,心口也有点闷。
  “好,我们分手。”向南咬著牙吐出一句话,转身,一步一步离开了许氏大楼。
  向南被门外天上的太阳刺的晃眼睛,伸手遮了遮。
  许氏这会儿应该开始在网上洗白自己也是受害者的身份了,向南需要做的,就是什麽都彆说,默认。
  向南看了看周围,车水马龙,人来人往。
  但是他却不知道该往哪裡走。
  漫无目的的走了好一会儿,他路过一家破败的小麪馆,随意的往裡头找了个座,点了一碗炸酱麪。
  是从什麽时候起,又是为什麽,他一定要针对薑家呢?向南等麵的时候回想著。
  好像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了吧。那个时候爷爷还一心敦促爸爸练习厨艺,嘴裡抱怨著太爷爷把家传菜谱给了“彆人”,却冇传给自家人。从那个时候,向南心裡就埋下了一颗“不平”的种子。
  后来爸爸去世,爷爷把所有继承家业的压力都压在小小的向南身上,向南过的越发的辛苦。
  再后来,拜师不成、比赛失利、爷爷病重去世……向南越发的不平:凭什麽薑妤一个丫头片子,压根就冇怎麽正经学过厨,心血来潮想学了家裡人也惯著她,甚至于段时间就能比得过他十多年的苦练?!凭什麽他爷爷心心念念光大门楣想让向家名扬四方却碍于家传菜谱流失,可薑家有那麽多家传秘方却躲在一个小城市开个小店?!凭什麽他喜欢的女生对他视若无睹而他甚至不敢上前告诉对方自己的名字?!
  说白了,就是心有不甘,然后又改变不了现状,就隻能找一个愤恨的对象发泄心中的怒火。即使知道自己的针对有些毫无道理,但就是讨厌。
  对于向爷爷,这个对象是薑老爷子。对于向南,这个对象就是薑妤了。
  冇能让向家发扬光大,可让薑家冇了几代传承的酱料秘方,他也不算白忙活!
  向南这麽想著,手机响了几下。
  打开一看,他关注的薑家酱释出了新的微博:【薑家酱前段时间通过与陈氏豆瓣酱传人陈老爷子的共同努力下,複原了陈氏豆瓣酱秘方。在此,薑家酱与陈老爷子达成合作,将于本月十五日正式推出新品陈氏豆瓣酱。
  同时,薑家酱在研发上也有了新的发现,再次改良了配方,也会在十五日同时推出新品,希望大家多多支援。】
  乾巴巴的一段话,看得出来微博底下发讯息的人对于此类宣传手段相当的不熟悉,但这条微博裡的内容却实打实的给了向南一闷棍——薑家酱,居然已经再次改良了?!
  哈,怪不得,怪不得!
  向南之前就对薑家拚著两败俱伤把家传秘方都公佈了百思不得其解,这会儿一下子都明白了。
  合著,人家早就准备好了后手。
  他向南这一下子玩完了,许氏集团因为帮著向南也遭到了不小的损失。反倒是薑家,绝地反击,给自家洗白了名声不说,顺带还给家裡的新产品做了一波宣传。
  “竹篮打水……一场空。”向南拿起筷子猛的往嘴裡塞了一大口炸酱麪,死命嚼了几口,似乎有几滴透明的液体落到了碗裡很快又隐冇不见了。
  第131章 完结章
  自此之后,向南销声匿迹。
  姜妤没有再刻意打听过向南的消息,但是在厨师界里没再听说过这个名字。几年之后,姜妤已经大学毕业了,做菜的手艺也越发精进。
  没有选择回家给姜爸帮忙,继承这几年来已经在全国各地铺成开来并开始远销海外的姜家酱。也没有接受几家全国知名酒楼抛出来的橄榄枝。
  姜妤在唐祁公司新选址的旁边买下一家店面自己开了家小饭馆,自此谈恋爱做事业两不误。
  打从一开始起姜妤就没什么大志向,当初若不是那个梦里自己家破人亡实在是太过吓人,加上有“金手指”,姜妤也不一定能鼓起勇气重新捡起被自己快要遗忘了的厨艺。
  但是做着做着,倒是真的喜欢上了做菜。
  每当看到自己做出来的菜被家里一群人哄抢,爷爷看到自己做菜进步之后欣慰的笑容,吃到嘴巴里的每一道菜中滋味的变化......姜妤确定,自己喜欢做菜。
  但是相比于系统中浩渺无尽让人眼花缭乱的各式菜谱,姜妤手中所掌握的,仅仅只是其中很小很小的一
  部分。相比于做一个名震中外的大厨师,姜妤更愿意自己开一家小店,就像爷爷一样,每天只需要招待一定数量的客人,赚取足够的钱就行了。更多的时间可以拿来学习研究更多的菜谱。
  只不过即使每天只做小炒,姜妤的小饭馆也是生意好的忙不过来。
  唐祁新公司的选址原本就在高新区,周围大部分都是公司白领,吃饭什么的基本都是打开手机查一查附近有什么好吃的店铺。姜妤的饭馆开业不过一周,口碑就在附近传开了。
  只不过由于饭馆面积不大,姜妤更是定下了每天只营业两小时的规定,每天就算是一下班飞奔去饭馆都不一定有位置。
  这个时候,唐祁新公司的员工们就格外嘚瑟了:未来老板娘开的饭馆,去吃饭不但有包厢不需要排队,而且偶尔老板娘探班还会有小点心呢!
  只不过等到公司逐渐步入正轨之后,员工们就会发现自家老板三天两头翘班,给老板娘当帮工,把他们这些为公司抛头颅洒热血日渐头秃的员工们都抛诸脑后了。
  能怎么办呢?
  看在每天都有好吃的份上,当然是原谅老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