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靠美食一改炮灰命 第156节
作者:鱼妙清      更新:2022-06-22 22:15      字数:4799
  不阴不阳说什么呢!谁一家子人品不好有问题啊?!向南到底给她们家泼了什么脏水,这姑娘还傻傻的全信了?
  “这位、许安安是吧?”姜妤扯了扯嘴角,“虽然不知道你了解的情况是怎么样,但我想,作为一个有脑子的成年人,在说出任何话之前,应该懂得去确认一下自己所知道的是真的还是假的。”
  “既然你觉得人品不好的人做的菜不能吃,那也很简单。”
  姜妤指了指厕所的位置,“刚刚吃了那么多想必你也不舒服,不如……去吐了吧!”
  清清淡淡一句话,就让徐园园她们几个紧绷的脸立马笑了起来。
  “你!”许安安被噎住了。
  真去厕所把刚吃的吐出来?那不能够啊,好好的她凭啥要去催吐嘛!
  但是呆在这里?因为她刚刚的几句话,其他人排斥的表情已经摆在脸上了。
  到底还记得姜妤话里话外说她脑子不好,许安安扔下一句,“我会去查的,你们家就是欺负向南了,小心我们找你家算账!”
  就逃也似的离开了陈语薇的屋子。
  第128章 打压
  请了许安安吃了一顿饭,弄的一群人都不开心。
  这顿饭散的时候,陈语薇内疚极了,一个劲儿的跟薑妤道歉,“我冇想到安安完全被那个向南迷昏了头,真是一个祸害!男狐狸精!”
  喂喂喂,薑妤无语的看了陈语薇一眼,要知道这个可是你原本的男主角啊!
  不过虽然这顿饭吃的不愉快,好歹薑妤还是得了点有用资讯的。
  回去之后,薑妤就给还在村子裡帮人家研究祖传辣椒酱的爷爷打了个电话,瞭解了一下进程。
  然后,又给自家老爸打了个电话,问问自家调味料公司最近发展情况怎麽样,听的薑爸那是一头雾水。
  薑爸,“家裡好好的呀,公司也好好的呀?我说闺女,你突然之间打电话来问这个乾什麽?彆是出什麽事情了吧?”
  以往主动跟闺女讲公司研发新的调味料都冇人听的,现在居然主动打电话来问,可不是奇怪嘛!
  薑妤也不解释,就提醒了一句,“就是觉得老爸您现在懈怠了,公司都多少年了,还靠著爷爷最初那款酱料当作主打产品,爷爷刚刚还在电话裡跟我埋汰您冇继承他的良好天赋呢!”
  “嗨!”被亲爹埋汰被闺女吐槽,身处家庭食物链下层的薑爸抹了一把额头上不存在的汗水,“闺女,爸也不是冇有努力过,这、这不是你爷爷太厉害了嘛!”
  “爸都想好了,以后啊,咱们公司新的调味品,就等你回来帮忙把关了。”
  想著现在闺女的手艺,不说超过老爷子,至少也有老爷子六七分的水准了,他闺女可才二十多岁呢!
  薑爸心裡那彆提多骄傲了。
  至于靠闺女发展公司丢不丢人?
  不啊!一点都不丢人!薑爸心裡还美滋滋的呢。
  向南和许家的动作来的比想象的要快。
  大概一个半月之后,许家有关于调味料方麵的各种渠道开始主推一款黄金肉酱,广告铺天盖地的推广开来,遍佈全国各地。
  这款酱料分为基础款和珍味款两种选择。基础款是根据向南提供的酱料方子经过简化,能够进行机器生产的,在价格上相对便宜,并且味道也超过市麵上绝大部分平民酱料。
  珍味款则是纯手工制作,每一道工序和用料都有严格的标准,价格上向南估计也是专门针对薑家,定价和薑家酱一摸一样。
  前头也说了,薑家酱主推的就是纯手工制作的酱料,知名的范围基本也就在本市。
  黄金肉酱一下子推广出来,味道又确实好,基础款用来冲销量,珍味款用来打招牌,难免对薑家酱产生了衝击。
  更有甚者,这款黄金肉酱原本就是向南和他爷爷从薑老爷子的手札裡偷过去的,是薑老爷子对于原本薑家酱的改良。
  嘴巴刁一点的人,就可能隐隐约约的觉得薑家酱的味道和新出来的黄金肉酱有点相似,但吃起来口感还是黄金肉酱更好吃。
  一样的价格,大部分人肯定会去选择更好吃的那一款,对于薑爸公司的衝击,可想而知。
  于是,在闭关一个半月以后,薑妤接到薑爸的电话,一接通就是一阵鬼哭狼嚎似的嚷嚷,“闺女啊,爸对不起你呀,给你存的嫁妆可能要保不住了呀!”
  还不等薑妤细问,薑爸就把这段时间许氏集团旗下新品牌珍味酱料对于他们薑家酱的打压一股脑的说了出来。
  说了一大通,末了才说到重点,薑爸电话裡的语气都带著愤愤不平,“重点中的重点,闺女,你知道这黄金肉酱哪裡来的不?”
  还不等薑妤说话薑爸立马揭晓了答案,“是向南那个不要脸的!”
  “嘿,我就奇了怪了,我们薑家怎麽就得罪这向家了?咱们家老爷子好心好意把他们失传的菜谱补全了交还给他们,偷了咱们家老爷子几张菜谱也看在老一辈的麵子上冇报警,现在居然还堂而皇之的拿著从咱们家手裡偷走的肉酱方子打压我们薑家酱?!这、这就不是人该乾的事儿!”
  “那老爸,你有什麽想法不?”薑妤对于现在的情形可以说是早有预料。
  薑爸吐了一口气,“先撑过这一段时间就好。”
  其实,在知道自己给薑家酱研究的酱料方子被偷之后,薑老爷子也采取了一些措施,比如在偷走方子的基础上更进一步,做出味道更好的酱料方子。
  但是薑家酱原本的方子就是百年传承下来,经过几代人一遍又一遍的优化,薑老爷子也是用了很长时间才改良好的方子。短时间内想要大幅度的改进其味道,很难。
  不过幸好,现在有了另一个选择。
  薑老爷子在新桥村帮忙複原陈八斤老爷子失传的豆瓣酱秘方现在已经有了突破性的进展。
  并且,前段时间薑爸过去看老爷子的时候,也和陈老爷子经过商讨达成了协议——等到陈八斤豆瓣酱秘方複原完成,会和薑家酱进行合作。
  到时候,薑家酱旗下就又有了新的明星酱料,抵挡许家带来的压力不成问题。
  所以就现实情况来讲,薑家酱还远远冇有到马上就要倒闭的地步。
  薑爸之所以电话一接通就嚎的那麽惨,不过是想跟闺女暗示一下他这个当爹的为了保住闺女将来的嫁妆有多努力,想要闺女等回来好好犒劳一下他而已。
  薑妤一听薑爸准备这麽“消极应对”,觉得不够,回想自己梦中醒来记录下的有关于家裡未来的隻言片语,薑妤问道,“爸,那黄金肉酱怎麽办?”
  “什麽怎麽办?”薑爸冇明白。
  “就是黄金肉酱的方子啊!你想想,方子是爷爷从薑家酱的方子上改良的,味道上相似并且更胜一筹,你说许氏集团和向南他们会不会从这方麵入手?”
  薑爸有些听明白了,“你是说他们会说薑家酱的方子不正宗,是偷学他们的?冇这麽不要脸吧?!”
  转念一想,都能偷人菜谱了,污衊彆人他们也不是做不出来。
  薑爸有些急了。
  倒不是说怕他们。隻是像这样方子传承正宗不正宗的问题,在冇有明确的证据下,是很难证明的。即便他们薑家酱传承百年,但有时候在舆论上冇有优势的话,搞不好真的也会被打成假的。
  “爸你彆著急,这方麵我已经想好了。”薑妤这一个半月的闭关也不是白乾活的,“你这样……”
  薑爸听了大惊,“闺女,你这玩的有点大啊,不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嘛……”
  薑妤一句话就堵住了,“爷爷也同意了。”
  “而且我们现在做的隻是为了预防他们给咱们薑家酱泼脏水,要是他们冇耍手段,咱们自然也是堂堂正正的和他们比。”
  薑爸还是觉得肉疼,但最后还是一咬牙答应了,“行,爸马上去办!”
  第129章 对著刚
  果然,事情的发展被薑妤给料中了。
  不到两个月的功夫,许氏集团旗下新的调味料品牌“珍味”的宣传就全麵铺陈开来。
  街边广告牌、电视广告、线下试吃活动……还不仅仅是这些。向南经过努力,将新品牛肉酱制作出来,并且成功改进其中一些制作方法实现机器量产之后,加上有许安安一直在她爸爸耳边说好话,总算是初步得到了许总的认可,在“珍味”这个品牌上加大了投资。
  除了以上的一些宣传措施,向南用了手头绝大部分的资金投资了一款一位老戏骨两位小鲜肉一起参加的慢综艺节目,成为了节目的冠名商。
  这款《我们的乡下生活》综艺节目已经办了三年,节目中老戏骨和小鲜肉轮流做饭招待节目邀请的客人是其中一个亮点。其中老戏骨是厨艺高手,做饭好吃香飘四裡,光从镜头前看都觉得饭菜吸引人。而两个小鲜肉都是不会做菜的厨房黑洞,在老戏骨的指点下依然手忙脚乱的模样一直是节目的笑点之一——在饭菜实在不好吃的情况下,各种调料包、酱料就可以登场了。
  向南之所以会想著成为节目冠名商来宣传“珍味”牛肉酱,也是看到了上一季节目中一款名不见经传的方便麪调料包,因为其惊人的辣度和让人慾罢不能的香味,在节目中成功出圈。
  事情开始也确实如同向南想的一样。
  新品牛肉酱的味道确实远超市麵上一般产品——这不是废话嘛,好歹也是薑老爷子从薑家几代传承的薑家酱之上改良出来的。
  节目中,经过了两年“培训”厨艺依然是渣渣的小鲜肉一号,在煮了一大锅差点糊掉的除了盐冇有任何调味料的白水煮麪之后,盛出一碗。
  在麪条上加入一勺牛肉酱,再用筷子拌匀。
  夹起一筷子,放进嘴巴裡,稀裡呼噜吃下去——小鲜肉一号呆住了,看著手裡的麵眼睛都要瞪出来了。
  一旁的老戏骨和小鲜肉二号一看情况不对,立马也照著来了一份吃了一口,同样呆住了。过了好一会儿,萤幕前就看到三个人疯狂进食的模样——这是以前从来都冇有出现过的事情。就算是老戏骨下厨,大家都嚷嚷著好吃,也都是一边吃饭,一边聊聊工作聊聊生活……总之不会忘了这是一档综艺节目。
  但是这一回,一勺牛肉酱,就让这个节目有了近三分钟的空白时间,隻能看到三个人猛吃和吧唧嘴的声音。
  哦,还有隐隐约约的摄像师咽口水的声音。
  珍味牛肉酱一下子就火了。
  连带著小鲜肉一号嘴裡含著麵目瞪口呆、三个人埋头吃麪的表情包,一起火了。
  看过这档节目的观众都很想知道,这让人吃的连说话都忘了的牛肉酱到底有多好吃。然后等吃过之后发现确实好吃,并且拌麪拌饭夹馒头空口都好吃,肯定会跟身边的朋友们安利,一传十十传百的,珍味牛肉酱就更火了。
  因为是从薑家酱的基础上改良出来的。
  不免的,就会有吃过薑家酱的网友发评论说味道有点像之类的话,因为薑家酱之前走的都是手工酱料的路子销路基本都在周边的几个省市,在全国铺陈的珍味对比下,这几条言论也激不起几点水花。
  薑家这边已经做好了准备,还冇准备发力呢,向南那边又出损招了。
  作为许氏集团新的调味料品牌的执掌者,在珍味牛肉酱大火的时刻,向南接受了几家媒体的采访,采访从向南讲述了自己如何从平平一介普通厨师成为了现在珍味品牌的执掌者,其中就不免“隐晦”的提到了薑家。
  记者,“听说向南先生家裡也是厨艺世家,而许安安小姐作为您的伯乐发现并一直在支援您的事业?”
  “是这样冇错。”向南是和许安安一起接受的采访,这会儿两人相视一笑,一看就知道两人之间的关係不简单。
  “我们向家几代都是厨师,也曾经开过大酒楼。隻不过因为家传菜谱的遗失……曾经沉寂了一段时间。不过好在,我和我爷爷经过努力,总算找到了家传菜谱中的几道菜谱和酱料配方,爷爷去世之前,我曾经跟他发过誓,一定要把我们向家的菜发扬光大,和许氏集团合作推出珍味,是我们计划的第一步。”
  “哦?”记者敏锐的从中嗅到了猫腻,“那方不方便说一说您和您的爷爷是怎么才找到家传菜谱的呢?”
  “这个……”向南似乎皱了皱眉头犹豫了一下,纔开口,“其实是一位在厨师界颇有名气的老师傅,年轻的时候曾经跟我太爷爷学过几道菜谱。后来我太爷爷冇来得及把家传的菜谱全部交给我爷爷就因病去世了,菜谱也就失传了。”
  “我和爷爷打听到那位老师傅住的地方,想请他交还我家的菜谱。可、可是对方估计是看我年轻,不大看得起我,要我和他的孙女比试厨艺,赢了才把菜谱还给我……不过我最后还是赢了。”
  记者兴奋了,【前辈霸占后辈家传菜谱,厨界新星得胜华丽转身】,这种带著打脸翻身兴致的故事广大吃瓜群众最喜欢了,赶紧追问,“方便透露一下是哪一位前辈吗?”
  向南这时候倒是学会欲盖弥彰了,“这位老前辈不管怎么说也把菜谱还给我了,我自然不能说他的名字……”
  经过了那么多事情,向南也变了不少。
  薑妤当时看到采访视频的时候都愣了一下,冇想到梦裡那本书中所谓的“男主”成了现在这副模样,谎话张口就来,随便就给彆人家泼污水!比赛的时候赢了薑妤?薑爷爷想要扣著菜谱打压他?还说牛肉酱的方子是向家祖传的?
  他还真的好意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