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仙尊被当众退婚后 第123节
作者:南亓鹿      更新:2022-06-22 22:09      字数:4269
  可不是吗?当时恒君也是眼前覆有鲛纱,容貌俊美再难寻二,衣袍翻飞间冲着沈栗方莞尔一笑,身后无边月色顿时成了陪衬。
  沈少主就这么稀里糊涂丢了心。
  他初尝情爱滋味,只觉得抓心挠肝得厉害,后来知晓恒君就是长老们口中“不世出的天才”,又是敬佩又是自卑,他狠劲儿搜寻有关恒君的一切,越看越觉黯然失色,这样的人,以后定然名震九洲,同自己大抵没有后续。
  后沈栗方偷跑出去的事情被人告密,沈掌门罚他去后山面壁思过,沈栗方胆子小,后山一到夜晚就阴风嚎叫,吓死个人!
  他战战兢兢去了,又因为辟谷不干净饿着肚子,饥寒交迫之际墙壁被人轻敲三下,沈栗方抬头,看到了恒君浅笑的一张脸,当时恒君手里还提着食盒。
  他可真温柔啊……沈栗方边吃边感慨。
  沈少主哪里知道,除了在他面前,恒君见谁都一副“你好我好大家好”的虚假表情,遇到上门惹事的直接打到服,曾经因为用力太猛,打死了一个虎背熊腰,欲要占他便宜的登徒子,后宗门为了保他,谎称那人是历练时摔死的,又给其家中足够花一辈子的金银财帛。
  恒君此人,骨子里的冷血万年难以磨灭。
  此时,恒君一边占便宜一边温声说:“没事,偶尔看不见,你知道的。”
  柳妄渊嗤笑:“放屁,他刚刚覆上鲛纱的时候我就觉得奇怪,原来是来卖惨的。”
  沈栗方小心翼翼摸了摸鲛纱,“听爹爹说翎圣秘境中有一味……”
  “不准!”恒君嗓音倏然一冷,“以你的修为去什么翎圣秘境?这眼睛若是有机会治好,我自然会出手,你给我老老实实待在问天宗。”
  “还挺霸道。”柳妄渊乐了。
  一旁的问清仙尊也看得津津有味。
  “我放心不下嘛……”沈栗方这么说着,耳根却红了,他能感觉到,恒君是真的担心他,是除了爹爹以外,对他最好的人。
  一时间寂静无语。
  “恒君。”栗方轻声:“你会这样对我好多久啊……”
  满满的都是自卑跟不确定。
  恒君眼底滑过心疼,沉声说:“一辈子。”
  哎呦……帝尊站稳,忽然转身看向宿问清:“宝贝,你也这么问问我。”
  宿问清:“???”
  “快快快,你也这么问问我。”帝尊迫不及待。
  宿问清一脸无奈,都老夫老妻了……但迎着帝尊兴趣勃勃的眼神,宿问清咬牙:“帝尊,你会这样对我好多久?”
  帝尊一字一句:“永生永世。”
  问清仙尊红了脸。
  “哎呀呀,这些情话还是挺动人的,我是土狗,我爱听。”帝尊乐道。
  第一百七十章 番外五:恒君栗方
  因为之前的耽误,现在柳妄渊跟宿问清只能眼睁睁看着恒君跟沈栗方各种秀恩爱,不,准确来讲,是恒君如何老谋深算,将一只纯白无暇的“兔子”拆吞入腹。
  问天宗灵力充沛,恒君被沈掌门收为亲传,虽然早有这番猜测,但真到了这时候,喧闹声仍旧充斥着整座山门,要知道沈掌门已经五百年没收过亲传了,众人谈之兴起,也不乏羡慕嫉妒者。
  “要我说,还是那位太废物,掌门这几百年光顾着打磨他了,哪儿还有心情收徒弟?到底是掌门的儿子,怎么资质如此之差?”
  “嗨,龙生九子还各种不同呢,掌门倒霉呗。”
  “就是,掌门要是多收几个徒弟,哪里轮得到恒君成为亲传?”
  此言一出,四周一片寂静,说话那人也后知后觉妄加夸大,微微红了脸,就算沈掌门已经有了好几位徒弟,恒君这般资质的,也很难不动心。
  总之,恒君拜入正统,跟沈栗方就隔着一间房的距离,“欺负”起来更加肆无忌惮,沈掌门起初还担心恒君心高气傲,瞧不上栗方,谁知这两人关系好得很,有次沈掌门回山路过,见几人正在编排栗方,说他废物,说他不成器,沈掌门肝火催生,却生生忍住了,栗方这般,需得适应山门里的百般说辞,才不至于那么脆弱,而他总有羽化离开的时候,留下这孩子……
  不等沈掌门惆怅完,就见剑光从一侧横贯而入,擦着那说话之人的面皮,“铮”一下钉在了石板上,裂纹如蛛网,让人脚下生寒。
  “谁?!”
  恒君缓步走出,其实他瞧着也就十七岁的年纪,格外清俊,秀水灵山不过其一二,可就是气息摄人,像是那副挺拔的身体内,装着无上神魂,那日恒君眼睛不太好使,覆着鲛纱,平添了几分苍白病弱,但在场所有人都屏息凝神,不敢造次。
  “如果再让我听见一次你们暗中嘲讽沈栗方,我就断他根基,废他修为。”恒君上前,轻松抽出插在地上的佩剑,嗓音清清冷冷,“沈栗方是掌门长子,问天宗的少主,你们竟是连最起码的尊卑有序都忘了。”
  方才言辞狠辣的那人还不服气,上前一步说道:“本来就是,沈栗方就是个废物,修行这么久了才区区……”话音未落就是一声惨叫,草木未动,恒君已欺身上前,一只手按住这人的天灵盖,似有透明的波纹从他手掌荡开,不多时那人抽搐着倒在地上,沈掌门定睛一看,根基修为都没了!
  四周人顿时散开一个圈,见恒君从容收回手,“我没开玩笑,如今我是掌门亲传,若非三代长老,都要对我恭敬有加,你们如果不怕死,大可试试,又或者去跟掌门告状。”说完就走了。
  “流|氓行径。”忘渊帝点评。
  且不说恒君资质过人,乃问天宗倾尽全力也要培养的天骄,就说编排沈栗方这事,怎么跟掌门说?哦,说你儿子废物,不中用,嫌命长也不是这么个长法啊。
  宿问清微微蹙眉,万年前栗方侍奉他左右,根骨绝佳,绝非“废柴”,只是神魂消散已久,为了不阻挡恒君道途,一点儿后路都没给自己留,饶是恒君后来用了一双眼睛跟天道交换,也已过去很久,栗方残魂即便轮回温养,也回不到最初。
  沈掌门回去想起恒君那下手狠辣又冷心冷情的模样,终于明白此子最好修个无情道,天生凉薄,道途单一,极易成功,可一抬头,见白蕊梨花树下,恒君从身后拿出一串糖葫芦,含笑递给了栗方。
  刚才的霜雪被暖阳映衬,一下子鲜活起来。
  沈掌门叹了口气,又有些开心,若是恒君能护着栗方……这个想法一经生出,沈掌门就颇为动心。
  于是乎,恒君成为了无愧“亲传”二字的人,沈掌门不再收敛,日日传授,恨不能将毕生所学都给他,藏阁,聚宝楼,凡是恒君所想所要,沈掌门皆全力相帮,开始还有几位长老有意见,这是当儿子养呢?可恒君的天赋太高了,凡经他手的法器法宝,灵古籍,无一浪费。
  春去秋来,恒君境界飙升,以令人望尘莫及的速度甩开同辈一大截,他频频代表问天宗出山,未尝一败,一时间十方领域内声名大噪,无人可出其右。
  恒君逼近元婴后期大圆满的时候,沈栗方才区区金丹。
  “到底是天道曾经选中的人,哪怕没了一双眼睛,再入轮回,也得天道偏爱。”忘渊帝啧啧:“不公平。”
  问清仙尊诧异地看向道侣,试问“天道偏爱”四字上,他有资格指摘别人?炼器炼丹炼药,从修为到境界,再到本命法器,忘渊帝占据的都是最好的,旁人眼红都眼红不来的那种。
  当然,其中一部分是帝尊抢来的,他受得住那种罪,天道不给都不好意思。
  不负沈掌门厚望,恒君成为问天宗新一代的力量,不仅如此,他对栗方实在是好,有时候好到沈掌门都想喊停,沈掌门的私心很简单,就希望恒君念在他们师徒一场,自己倾囊相授的份上,等自己羽化,保得栗方周全,让他在这问天宗快快乐乐生活下去直到寿终正寝即可。
  但恒君如今走哪儿都带着栗方,两人形影不离,一旦得了什么宝贝,全往栗方身上用,平时对谁都是一副皮笑肉不笑的样子,除了栗方。
  恒君早已到了适婚的年龄,他若是潜心修道不问红尘倒也罢了,但没这个消息,想来也是喜欢双修之法的,毕竟省时省力,于是各类美男美人的请帖画像全往沈掌门桌上送,说句实话,恒君这些年抛头露面,在外惹得桃花数量何其庞大。
  沈掌门起初还按着,但架不住这些东西跟雪花似的,总要问问恒君的意见。
  于是这日恒君跟栗方回来,沈掌门立刻从房间里出来。
  “师父。”恒君从容行礼。
  “爹!”栗方性子灵动活泼。
  沈掌门同栗方摆摆手:“你先回去,我同恒君说点儿事。”
  栗方有些不解,刚看了恒君一眼,就听这人说:“无妨师父,栗方不是外人,您只管说。”
  沈掌门觉得可以,当即开口:“五象门门主的女儿,如今也是元婴期的天骄了,同你年龄相仿,你上次去参加扬刀大会,那女子对你很是倾心,五象门门主觉得你们郎才女貌,所以托我问问……”话没说完,就见沈栗方刚才还血色充盈的小脸此时一阵惨白。
  “栗方?栗方!”恒君抓住沈栗方的手,却摸到一片冰凉,当即心疼得不行,顾不得沈掌门在场,一把将沈栗方揽入怀中,“师父逗你呢,什么五象门的女儿,我不要,听清楚了吗?”
  沈栗方仓惶抬头,愣愣看着他:“你不要?”
  “对,我不要!”恒君一字一句:“我不是早就说了吗?除了你,我谁都不要。”
  沈掌门:“……”
  “!!!”
  沈掌门这把年纪,情丝早断,但毕竟是成过亲的人,若是连这番话背后的含义都不明白,那就是个棒槌。
  天爷啊……沈掌门久久不能回神,这、这……这算怎么回事?!一刻钟前他还惆怅于恒君要跟哪家的天骄合籍,对方肯定是走了狗屎运,祖上往上至少三十代为施恩苍生的大善人,谁知一个扭头……菩萨竟是我自己?!
  沈掌门被各种情绪堵塞当场,筋脉断裂也不过如此,等他再回过神,恒君已经带着沈栗方回到房间。
  如果按照凡尘的年岁,恒君要早栗方一年多出生,所以当他一声“兄长”不为过,但二人肯定不是这关系,只是“恒君”这样的称呼过于端庄严谨,一般私下没人的时候,恒君都让栗方叫他“哥”。
  “哥……”栗方坐在恒君腿上,靠着他的胸膛,不放心地抓住恒君的胳膊,脑子很乱,也很害怕:“那个五象门的小姐,就扬刀大会上穿红衣服那位……很漂亮的……她……”
  “她漂不漂亮跟你有什么关系?”恒君打断:“跟我更没有关系。”
  栗方吞咽一番,喃喃:“可她是元婴期的天骄,我们这一辈,就出了几个,她肯定很喜欢你才会让人给爹爹递请帖,哥,你就不动心吗?”
  恒君蹙眉:“人心只有一颗,我已经对你动过心了,为何还要对别人动心?”
  问清仙尊听得没了表情,问帝尊:“你教的?”
  “怎么可能?!”忘渊帝唾弃这种丢了媳妇儿的人,但也好奇:“断情绝爱之人叩问红尘大门后,如此开窍吗?”
  “应当是。”问清仙尊认真分析:“想想风卿。”
  帝尊恍然大悟:“在理!”
  开窍的恒君抱着开始掉金豆豆的栗方耐心哄:“真的,不会看别人,不会喜欢别人。”
  栗方抽泣着,抬头凝视恒君片刻,然后凑上前,碰了碰他的唇。
  两唇相抵的那一刻,恒君眸色骤沉。
  “栗方……”恒君哑声。
  “你不排斥我。”栗方接道。
  恒君忍无可忍,一把扣住这人的后脑勺,本来想着再晚点儿的,非要招惹!
  问清仙尊“啪”一下打开折扇,挡住帝尊的视线,自己也偏过头,非礼勿视。
  帝尊不怎么喜欢小哭包,感觉上炕都费劲儿,但栗方不同,这孩子因是残魂入轮回,心智资质要差上许多,说来说去,都是恒君造成的,自己造孽自己还,还在哪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