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线索MysteriousThread
作者:MKJL      更新:2022-06-22 22:09      字数:3377
  伊文和兰奇离开了酒馆,按照老板给出的线索来到了默黎·怀亚特在西城区的一处宅邸。
  他们还没有想到进入宫殿的方法,打算先去默黎·怀亚特的房子查看一下。
  这是一座两层楼的房子,房子看起来有些老旧,外墙爬满了野生藤蔓,窗户上的油漆也有不同程度的脱落。
  “这房子看起来不像是长期有人居住的样子。”兰奇一边观察着周围,一边说道。
  伊文认同他的想法,“嗯,周围也没有士兵在守着,看来这不是她经常居住的地方。”
  不过仔细想想,国王的顾问怎么可能住在平民聚集的西城区。
  兰奇提议:“既然我们都来了,不妨进去看看?”
  伊文点了点头。
  兰奇用小刀撬开了门锁,幸好现在街道上冷冷清清,一个人影都看不到,不然他们光天化日之下私闯民宅的行径就会被人发现。
  一进门,老房子里潮湿闷热的味道扑面而来。
  房子里凌乱不堪,为数不多的家具全被砸烂在地上,地板上满是玻璃碎片和灰尘。
  看来士兵早已来过这里,还把房子里的东西都翻找了一遍。
  兰奇从地上捡起一个木制的首饰盒,里面空空如也。
  “啧,这些人还真不客气,不单止把人家的房子给砸了,还连首饰都抢走了。”
  “可恶,这个花瓶拿出去肯定能卖出至少五枚金币,他们居然给砸烂了!”
  “天啊!这群人简直是暴殄天物!这可是普鲁登斯的陈年红酒!”
  伊文没有理会兰奇抱怨的声音,一种奇怪的感觉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她似乎感觉到这座房子的空气里有一丝凝结的魔力。
  她跟随着魔力流动的方向来到了二楼,二楼只有一间卧室,衣服凌乱地散落在床上和地上。
  兰奇回过神,发现伊文早已不见了身影,立刻跟上脚步来到了二楼。
  “伊文,是有什么新的发现吗?”
  “我好像感觉到这里有魔力在流动,但是找不到魔力源头。”
  “能感觉到哪个地方的魔力最浓稠吗?”
  伊文摇了摇头,“太微弱了,我分辨不出来。”
  “这样……”兰奇喃喃分析道,“有可能是被隐藏起来了,又或者是被某些东西遮挡住,我试着把东西搬开,你集中注意力去感受。”
  “好。”
  兰奇将摆放在卧室里的椅子、桌子和装有杂物的箱子搬到了一楼,只留下床铺和衣柜这两个大型的家具。
  伊文皱着眉在房间里来回走动,看起来依然找不到魔力的源头。
  兰奇又将散落在地上的衣服和杂物整理起来,猜想会不会是藏在了这些东西里面,然而还是找不到任何的线索。
  时间不知不觉地流逝,他们从午时开始一直在房子里搜寻到傍晚,直到落日的余晖透过玻璃窗户映进了房子里也依然一无所获。
  伊文见兰奇已经累得瘫坐在地上,脸上满是歉意。
  “兰奇,抱歉。”
  “没关系的,伊文。”
  兰奇摆摆手,作为朋友他是打从心底想要为伊文的事情尽一分力。
  伊文看了一眼窗外日落的景象,轻叹了一口气:“我们是时候要回去了。”
  “可是魔力的源头还没有找到……”
  “找不到,只能放弃了。”伊文苦笑着回答。
  兰奇挠了挠头发,一时间想不到其他的办法,无奈只能答应了。
  “我先把家具搬回来,弄好以后我们回去和肯尼商量一下,看看能不能找到办法进入国王的宫殿。”
  “好。”
  二人合力把家具搬回二楼,顺便也把房子打扫了一下。
  伊文将一些完好无损的衣服挑出来,迭放整齐放回衣柜里,抬眸一瞬间发现柜子的正中央居然镶嵌着一颗水滴形状的石头。
  她抬手轻轻碰触了一下,石头突然发出耀眼的光芒,一瞬间把空气中流动的魔力吸收起来。
  伊文震惊地看着柜子里镶嵌石头的那一块木板逐渐消失在视野中,映入眼帘的是一间窄小的密室。
  “兰奇!我、我好像找到了!”
  兰奇闻声跑了进来,面露惊讶:“衣柜里居然藏着密室?可是我们之前明明也有找过这里……”
  伊文把刚才的情景复述了一遍,兰奇一脸的恍然大悟。
  “我知道了,这是用幻术隐藏起来的密室,石头就是打开密室的一道装置。当你碰触石头的时候,石头吸收了你身上自然流动的魔力,因此而触发了装置成功破除了幻术。”
  伊文突然若有所思地看了过来,问道:“兰奇,你好像对魔法的事情很了解。”
  兰奇不自然地移开了视线,“是、是吗?我在外面流浪了这么久,听过许多奇闻逸事,对魔法的事情也略知一二。”
  他停顿了一下,生硬地转移话题道:“我们快进去看一下吧。”
  伊文收敛起飞散的思绪,不紧不慢地踏进了密室。
  密室的空间十分狭窄,里面摆放着一个皮革箱子,箱子里装着笔记本、羊皮纸手稿、首饰和一些小物件,还有一个小巧的玻璃器皿,里面是一株以魔力维持着盛开状态的铃兰花。
  这就是房子里魔力流动的源头。
  “铃兰花……”
  伊文的脑海里浮现出金发女人的身影,她想起女人的身上总是散发着清淡的铃兰花香味。
  是她很喜欢的味道。
  “伊文,这画像里的女孩是你吗?”
  兰奇翻开了笔记本,里面夹着一张泛黄的素描画像,画像里的女孩看起来有些稚嫩,但女孩的外貌和伊文十分相似。
  在画像的右下角,写着一行勉强可辨的字:“My dear sister(我亲爱的妹妹)。”
  伊文的眼眶渐渐湿润,不知道为什么,她好像能感受到这幅画像里充盈着一份强烈而深厚的感情。
  默黎·怀亚特,会是她想要找到的人吗?
  是一直在梦里出现的那个人吗?
  她会不会就是姐姐……
  “伊文,你看一下这个东西,很奇怪。”
  兰奇的声音打断了伊文的思绪,她望向兰奇手中的物品,眉头皱得更紧。
  那是一个装满了暗红色液体的玻璃瓶子,一颗异常锋利的牙齿浸泡在里面。
  “这……难道是血?”伊文问道。
  “看起来像是。”
  “这不像是人类的牙齿,是野兽的牙齿吗?”
  “嗯,但是分辨不出是什么野兽的牙齿。”
  “可是,为什么要用血液泡着?”
  兰奇抿了抿嘴,面色凝重,“有可能是一种魔法实验。”
  他上一次看见这样奇怪的物品,是在接受魔法实验的那一年,在组织的实验室里。
  伊文摇了摇头,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
  难道默黎·怀亚特也在做着某些非人道的魔法实验?
  兰奇见她心神恍惚的样子,立刻止住了话题。
  他说:“这只是我的猜测而已,不一定就是事实,你知道的,魔法师、炼金术士这一类人都很喜欢摆弄奇奇怪怪的东西……现在天色已经暗了,我们先把这些东西收拾一下吧,既然幻术已经破除了,也不好把东西再留在这里。”
  伊文点点头,把东西小心翼翼地放回箱子里,和兰奇一起把屋子收拾干净,关上房门离开了。
  不远处的角落里,一名黑衣人安静地注视着他们离开的身影。
  ·
  南城区的一家小旅馆门前,肯尼在门口担忧地来回踱步,当看见伊文和兰奇平安回来,他的脸上立刻绽放出笑容。
  “你们总算是回来了。”
  伊文歉意地笑了笑:“抱歉,让你担心了。”
  “先进来吃晚饭吧,这家旅馆我包下来了,你们可以随意一点。”
  “好。”
  伊文和兰奇一边吃着晚饭,一边向肯尼讲述今天收集到的情报。
  当二人讲述到在房子里找到的那些奇怪的物品时,肯尼也不禁皱起眉头。
  “我觉得这玩意看起来更像是一种诅咒。”
  “诅咒?”
  “嗯,之前海妖的事情,我曾经找过一位术士来帮忙,他和我介绍过一些关于诅咒的东西。”
  他摸着下巴的胡渣,思忖着说:“一般而言,动物的牙齿、毛发、血液是最容易被施加诅咒的物品。”
  在默黎·怀亚特的密室里,正好存放着某种野兽的牙齿和血液,所以这不是什么魔法实验,或许是一种诅咒的物品。
  但是,不管是魔法实验还是诅咒,这两样都不是什么好的东西。
  伊文心情复杂地捣鼓着碗里的面条。
  兰奇和肯尼互相交换了眼神,默契地转移了话题。
  肯尼:“从你们找到的线索来看,这位国王的顾问有可能和伊文是认识的。”
  兰奇:“伊文,这是一件好事,你很快就能找回记忆了。”
  伊文垂眸道:“可是,我不知道要怎么样才能见到她……”
  “……”
  正面突破宫殿是不可能的,那可是不要命的方法。
  就算有密道能悄悄地潜入宫殿,里面守卫森严,要怎么躲避抓捕才是最困难的地方。
  看来想要进入国王的宫殿,这真的是天方夜谭的想法。
  “对了!”肯尼忽然大喊了一声,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兴奋地拍了一下桌子,桌上的东西瞬间蹦了起来。
  伊文和兰奇猝不及防地被碗里的汤汁溅了一脸。
  “抱歉,我太激动了。”肯尼尴尬地清了清嗓子,“我想到了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伊文和兰奇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
  肯尼兴奋地说:“雅辛托斯剧团,他们不是要进去宫殿里表演吗?你们趁机混进剧团里不就可以跟着他们进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