囚禁(微H)
作者:猫毛线球      更新:2022-06-22 22:09      字数:1858
  ——024囚禁
  红玫瑰开的正盛,艳丽的花瓣上不染尘埃,喷薄而出的水浇在上面,花瓣低垂着花茎,水滴落在泥土中。手艺不错的花匠在这栋别墅养了十年的花,他看着这些娇嫩的玫瑰,总是不由得满心欢喜。
  花匠有些忧心,听说别墅的新主人带回来一个漂亮的女人,不知道这位夫人是否喜欢这些花朵。花匠悠悠的叹了口气,蹲在地上和红玫瑰诉说心事。
  欧阳询几乎做好了万全准备,几十个保镖轮番看守别墅,饭菜由专人送来,如果她不吃,直接打营养针。
  她问男人为什么这样,欧阳询已经寸步不离的守着她,神色自然,好像前几天发狂的男人不是他。男人回答,是为了她和宝宝的安全。
  岑希有些恼怒,她不喜欢被束缚,以前被岑家小姐的高光束缚着,后来被李妤操控,现在直接被男人限制人身自由和精神自由。她不能和任何人交流,无论怎样,别墅内除了欧阳询,没有人和她说话,更不能和外界联系。
  男人在折磨她,让她习惯被约束,只能和他交流,这样逐步让她依赖他。
  她已经被关了好几天,刚开始因为害怕怀孕和男人对她的幽禁而摔东西,可惜没有人理会,昂贵的花瓶被打破,保镖直接换新的。只要她没有做出伤害自己的事,保镖不会靠近她。
  岑希还是妥协了,一直这样下去没有用,稳住男人后,让自己有机会和外面联系才行。而且,绳子已经被取下,还是不能联系到李妤,这很奇怪,莫非别墅内还有什么东西限制了她?
  若是找到那个东西,不仅能想办法联系李妤逃离这里,还能成为以后压制她的机会。
  不敢再想,过去一人一魔共生时,李妤经常能听到她的心声,虽然现在联系不上她,但是不确定妖女还在不在她身上。迅速调整思绪,岑希想了想别墅还有哪些地方没有去过,说不定能找到什么线索。
  房门被敲响,男人开门进来,手里拿着什么东西。
  岑希没有开灯,金黄色的阳光足以照亮屋内,采光很好,可惜已经照不亮她的人生了。
  她懒得摆脸色,欧阳询让她干嘛就干嘛,用验孕棒时,男人跟着进了厕所。岑希有些恼怒,但男人一番话羞得她不想言语。
  见岑希乖乖褪下内裤,淅沥沥的水声传来,欧阳询满意的看着。没一会儿,岑希起身擦干净,将验孕棒放在男人手上,抱胸看他不拿也不是,放下又小心翼翼的模样有些好笑。
  验孕棒要5分钟才出结果,索性无聊,男人不在家时又没人和她说话,岑希有些憋得慌。
  “一定要怀孕吗?”
  男人有些焦躁,等结果的五分钟似乎过的异常的慢,“嗯”“这样才能留住你”似乎是怕自己表达的决心不够,男人还补充了一句。
  “那他又是谁,姓什么,欧阳家会欢迎他吗?或者说,欧阳家会欢迎我吗?我知道你封锁了消息,但是老爷子叱咤风云几十年,用不了多久就会知道了,到时候你还能留下我吗。”
  岑希靠在洁白的瓷砖上,一张小脸讥讽的看着他,13年前的身影和眼前的人重迭,欧阳询的心被捏住一般疼,酸酸涩涩的苦楚从心底蔓延开来。
  “我会处理好,你不用担心。”
  岑希哼了一声,她不在意男人是否能让她名正言顺的嫁进欧阳家,她只是想呲他,最好老爷子知道真相,活得越久越好,久到她逃离所有的一切,欧阳询不能再逼迫她。
  两人面对着面,心里想的各不同。
  五分钟过去,男人拿起了验孕棒,明显的一条杠有些刺痛,他扔进垃圾桶,又将看好戏的岑希打横抱起。
  “欧阳询你干嘛!”岑希有些慌乱,不知道男人想干什么,没怀上又不是她的错,再说了,没有怀孕她更高兴。
  男人抱着她走出厕所来到卧室,床上还有她的余温。柔软的床凹陷下去,男人压在她身上,抬手就将她身上的裙子扯开。“一次不行就多射几次,一天不行就多干几天。你不是连七八个男人都能招架得住嘛,不会这样就不会担心满足不了你了。”
  “我宁愿和100个男人睡也不要怀你的孩子!”岑希伸手推开男人的身躯,可体型上悬殊太大,她压根就无法撼动男人。
  欧阳询似乎被她的话气到了,咬着牙沉默不说话,脖子上却暴起了青筋。
  “欧阳询你变态,无耻,臭不要脸!”岑希的衣服被扒光了,身上穿的内衣是男人准备的,只有几块薄薄的布料遮住最隐私的部位,蕾丝花边延展开来,好像她是一块精致的点心,只能人拆开品尝。
  男人怒火烧到了下身,将她身上仅剩的布料扯下,滚烫的大手抚摸她的身体,双脚压住她的腿,让她只能张嘴骂他。
  大手仿佛带着火,岑希的怒骂声渐渐变成喘息,骂得嗓子有些干涩,叫出来的声音都有些沙哑。
  金黄色的阳光透过玻璃照在床上,岑希的身体被渡上金色的光芒,耀眼又诱惑。欧阳询将手指探入她身下,洞口处的软肉立即将他包裹,穴口乖巧的嘬着手指,不时吐出淫水湿润。
  尒説+影視:ρ○①⑧.run「Рo1⒏ru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