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冲动
作者:寒号鸟      更新:2022-06-22 22:09      字数:1936
  邵琳回来后,本打算去厨房看看他们收拾的进度如何了,最后却只是在厨房门口站了会儿并未进去。
  邵琳坐在沙发上回想着刚刚看到的一幕,余娡站在水池外面,叽叽喳喳地似乎在与岳顾昂理论着什么,岳顾昂虽一直在低头洗碗,看似对于余娡的谬论不以为意,却也会时不时应答一二,又或者被气得哭笑不得,就给她找点活儿干——把碗放到橱柜里。
  他们两人之间气氛和谐得诡异,以至于邵琳只是在厨房站了良久,却不愿去破坏这一气氛。
  邵琳其实跟岳顾昂并没有多少交集,高中时,邵琳跟余娡一直没有在一个班,不过终归算是同一届的, 邵琳有时又时常去找余娡,因此认识到是认识的,也有不少共同的同学,要说熟悉却算不上了。
  甚至来说,邵琳对岳顾昂这人有印象还是上大学后,余娡还一直与这人保持着联系,那时大部分高中同学,早已渐渐地都断了联系,只是后来,邵琳却听到认识的同学谈及岳顾昂说对方已有女朋友了。
  邵琳纠结许久,最终还选择将这一噩耗告诉余娡时,余娡却很是淡定地表示早已经知道了,又听出自己言语之间的担忧,并解释说,她已经在避嫌了,已经没有再主动联系过岳顾昂。
  邵琳当时以为这人不过是个小插曲,也并未放在心上,而余娡的确也基本上不再提及这人。
  一直到很久很久之后,一次晚上聊天,余娡很难受得提及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做梦梦到岳顾昂,邵琳问她是不是喜欢岳顾昂,余娡却矢口否认,可是感情又最是骗不了人。
  后来余娡终于选择接受了这一事实,却仍只肯承认喜欢不过是年少无知而已,而她早已放下,而她所谓的放下的证明是有了新的感情——追星。
  就这么兜兜转转,这么多年,余娡还是一个人自得其乐地生活着,无论邵琳怎么游说想让她从自己的世界里走出来,最终都是无果。
  这次好不容易决定新的尝试,却又遇到了岳顾昂,邵琳也不知这次相遇对余娡来说是幸运还是不幸。
  邵琳思索了一会儿,拿手机给沉漾发了个微信:“沉漾,最近什么时候有时间,我请你吃个饭,正好谢谢你上次帮我的事。”
  不一会儿,余娡跟岳顾昂也都从厨房出来了,因着天色也不算早了,两人都打算告辞离开。
  邵琳见岳顾昂在客厅里跟陈彬郁告辞,神色时不时看向余娡,分明是在等着与余娡一起离开,于是便开口了道:“余娡,你叫的车有人接单了吗?”
  余娡看了看手机界面上显示的不过五、六分钟就到了,回道:“有人接单了,都快到了。”
  “那就好,路上注意安全,到家跟我说一声。”说完这话,便顺势在沙发上坐下来了。
  陈彬郁本来是打算将二人送到小区门口,岳顾昂却拦着说道:“不用送了,你们也都累了一天,也好好休息休息吧。”
  余娡也道:“是啊,是啊,你们也别下楼了,我车也就到了。”
  陈彬郁正想回,没事,邵琳却直接开口道:”行,那就我们就不下去了,路上小心,余娡,到家跟我说一声啊,记着别忘了这事啊。“说完又打量了两眼岳顾昂。
  陈彬郁见邵琳如此说,也只是嘱咐着两人注意安全,并未下楼。
  一出楼道门,一阵阵的寒风吹过来,让只穿着吊带裙的余娡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如今虽早已是春天,但是北方的春天的日夜气温一向温差大,再加上好巧不巧,下午时还下了一场急雨,当时余娡还跟邵琳抱怨,自己忘带伞了,不过好在这场雨来得快去的也快,似乎并无意将人困于此,只不过给人开了个小小的玩笑。
  余娡感觉这一阵又一阵的寒风几乎要将击穿,迎面拍打到她裸露的肩颈、手臂上,使余娡不由得耸着肩,双手抱臂来回地摩擦着双臂,小跑着往外小区门口冲,却被岳顾昂一把拉住:“余娡,你着什么急,刚下雨,别摔倒了。”说完又见余娡冻得发抖,将身上的外套脱下来递给她。
  余娡却拒绝道:“不用了,车应该已经到了。”说完也不等岳顾昂回话,直接撒开腿,一路小跑,向小区门口飞快地冲过去。
  到小区门口以后,从包里掏出手机,却发现显示的时间还是五分钟,气得余娡差点把手机摔了,这时岳顾昂也到了小区门口,手里拎着外套,边对着余娡笑,边说:“这晚上真冷啊”
  余娡这时早就后悔了,又不好意思上去抢,只能在心里感叹着:“哎,自己刚刚矫情什么,这次只要他再张口,绝对不再推辞。”
  岳顾昂本来是只想逗她服软,开口求一求自己,却见她明明冻得忍不住来回跺脚,只是微微低头,默默地望着远方的地面。
  衣裙上的丝带,随着风的吹动来回摆动,岳顾昂只觉得那人似乎也要被风吹得来回晃动,蓦地一股说不清的怜爱之意涌上心头,让他不禁想直接上前将此人拥进自己怀里,用自己身体将她护得严严实实,不再受丝毫风吹雨打。
  岳顾昂直接把自己外套披到余娡身上,故作轻松地说,“你还是披上点吧,别感冒了!你要是感冒了,我肯定每天要被你骂上几百遍不止。”
  -------------------------------
  如果可以,希望各位小可爱们可以多多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