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权钱
作者:行魅      更新:2022-06-24 23:03      字数:1553
  电话铃声骤然响起,却双低头看着那一串非大陆的手机号,扯起了嘴角儿:“这不,说曹操曹操到。”
  说着按下接听,半生不熟的粤式普通话从听筒中传出:“无双,我洗米华,好久不见呀!”
  “周老板,别来无恙。”
  “什么老板不老板的,出来讨口饭吃啦!无双,我也是刚刚才知道,秦腾飞那个猪头惹你不高兴啦?”
  她淡淡一笑,也不戳穿对方:“你那小弟眼里还有没有你这老大了?事情闹到这一步才汇报,传出去人家说你周老板不会用人。”
  “所以辛苦你帮忙教训他啦!”
  “不辛苦。你也知道,我只要出手就一定得要个彩头,不然传到道儿上坏规矩。”
  “知道的啦!”对方故作感激,“那个痴线有幸被你调教,是他祖上积德,让他孝敬你一点好处也应该呀!”
  “有周老板这句话,我就踏实了。规矩你不用说我也明白,放心,收了他的孝敬,我必然不会再找他麻烦。话又说回来了,打狗还得看主人不是,你周老板两岸叁地都混得风生水起,以后还得求你罩着呢!”
  “不敢当啦!”客气过后,洗米华直奔主题,“听说你跟那个姓褚的红叁代很熟啊?”
  “谈不上多熟,能说上话罢了。”
  “那麻烦你多帮我讲几句好话啦!”
  “难道说坏话对我有好处吗?没好处的事,我从来不做。”
  “那OK的啦,等你过来澳门,我和马子一定好好招待你……”
  得到满意答复,那边匆忙收线,却双放下手机,看向褚江宁,“澳门佬的狡猾之处,我不说你也明白,跟他们打交道,多长个心眼儿。”
  “行,我多留神。”
  这时外面传进来个声音:“哟,二位都在呢?”
  华晓严故意敲了敲门,却双打眼看去,就见平时那一帮人都来了。她看得头疼,站起身来,“你们玩儿,我工地上还有事。”
  褚江宁也不多留:“行,姐,刚才说的那事儿,等我出院了咱们就办。对了,我哥估计快回来了。”
  “嗯?”
  “老魏从他姑那儿听说的,那什么姐,你路上慢点儿啊!”褚江宁边说低头看看手机,“这丫不会迷路了吧?说送他表妹回家,都四十分钟还不回来。晓严,你刚才就该跟着他一块儿……”
  却双往病房外走,华晓严紧随其后。
  “有事啊?”她头也不回地问。
  “听说,你让人把耀煌金融告了?”
  “消息还挺灵通。”却双站住脚,看左右没人,索性跟他交了底,“已经走完调解流程了,我宰了他88万,整个过程中江宁出了不少力,我回来就是为给他送钱的。我说,刚才我在下面接电话的时候,你是不是看见了?”
  华晓严脸上浮现出莫明的诡异,吞吞吐吐道:“呃……不是……”
  “行了,该你的好处一分也少不了你的。”却双与之对视,目光平静到像是在打量一个木头桩子,“老规矩,明儿再从你酒庄订一批啤酒,最近我手头紧,先走五万的货吧!”
  即便恩同再造,如果摆不正心态,好牌也会打臭。却双深知华晓严这座“保护伞”的重要性,工人讨薪、上访维权、与相关部门斗法,每一次的成功,都少不了对方的内部消息。
  她“法外狂徒”啸傲黑白两道百战百胜的资本,不仅在于自己耳聪目明智勇双全,更得力于权钱交易下的知己知彼。
  在本地政商圈儿混得开的人都知道,华晓严的酒庄明为品酒休闲,实则是他们父子的敛财幌子。虽然跟华家人来往颇深,可却双依旧不肯免俗,她每次都会让人从对方的酒庄买酒,价格至少是市场价的1.5倍。
  不用利益跟华晓严维持亲密关系,难道靠滴水之恩涌泉相报之类的鬼话吗?
  “双,我不是那意思!”华晓严辩解着,“咱们这情分,我哪能找你要钱。”
  却双一怔:“嫌少啊?你也知道,中建那几个项目一直拖着没结账,垫工程款垫的我就差砸锅卖铁了,等那几笔钱到账了,我再多开几单。”
  “姐们儿你真误会了!”
  “好了,我今天真的挺忙,空了再说,回见吧!”
  也不待华晓严继续张嘴,却双风风火火出了医院。
  他在窗前伫立良久,看着那抹桀骜的身影一点点消失在视野内,眼中空余落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