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女子?
作者:念念不忘      更新:2022-06-22 22:09      字数:1785
  入夏
  不知不觉已经到草堂呆了许久了,沉落柒躺在草地上,阿荣坐在边上,夏日的夜晚虫鸣蛙叫好不惬意,“阿荣等你嗓子一好,我们就回去。”
  二哥指不定又做了好看的衣裳。
  大哥有没有有情人终成眷属。
  爹爹身体最近怎么样了,记得当时出门的时候好像感染了风寒,也不知道啊有没有好。
  阿荣脖颈围着白布盘腿坐在旁边,他一身干练的短袍,就着少年稚气亲嫩的脸,多少显得有些青涩,他闻声转过头看她,然后笑着点点头,手里拿着莲蓬,细细的拨开莲子将芯去掉放在旁边的帕子上,里面各个颗粒饱满,圆滚滚的,刚放下,沉落柒胡乱的一把抓塞进嘴里,含糊不清的继续说道,“医师老头每日都让我挑拣药草,你看。”她伸另一只手,接着旁边灯笼的亮光,只能看见指尖深绿的颜色,“嗯~味道怎么洗都洗不掉。”
  “我老师可是这京都数一数二的药师了,他愿意指点你一二,都是旁人羡慕不来的,你倒好居然倒起苦水了。”暗中熟悉的声音,带着调笑。
  “彼之蜜糖罢了,怎晓得不是我之砒霜。”沉落柒一贯的反驳,下一刻突然鲤鱼打挺的站起身。
  这声音~怎么会这么熟悉。
  难不成......
  沉落柒大惊。
  来索命的?
  “楚然?”她小心翼翼的问。
  “是我。”
  这么一句吓得她差点腿软要摔在地上,仙人板板的,居然真的是。
  “你不是被跳湖了么。”
  先前不说好了么,生死都与她无关,她还烧了不少的纸钱,这货活着中规中矩的,死了居然出尔反尔。
  她后退几步,心跳的极快,虽说是夜晚风清月朗的很是凉快,但此时沉落柒已经开始出汗了,倒不是自己心虚,实在是第一次见到鬼魂,难免有些害怕了,话本子都说鬼怪会找替身返阳,他会不会是要找她还魂呐。
  回答她的是萧燕然嗤嗤的笑声,然而在这黑夜里多半是叫人毛骨悚然的。
  这会儿,阿荣反应过来了,他一直在草堂不知外边发生了什么事,听沉落柒一说,警惕起来,他抓住沉落柒的手才发现手心全是湿滑的汗,十几岁的少年也是怕的,但仍是壮着胆子。
  “楚然,你——要是觉得烧的纸钱不够,托梦就行。”实在是不必现身讨要的。
  沉落柒想不出,当下楚然找她究竟所谓何事,唯一的解释就是。
  在下面钱花完了,不够用了。
  萧燕然一愣,表情顿了顿,脸色由晴转阴在转晴,“你还为我烧了纸?”虽说皇城权贵都有所忌惮生死之事,可回头想想如若他死,能给他烧纸钱的怕是这京都一个手都能数的来的,而眼前的人是他没有想过的。
  原来不是不够。
  “你没收到?”原来如此,定是有个同名同姓的孤魂野鬼叫他抢了去的。
  萧燕然没答话,直直的走来,沉落柒怕的要死,本想拽着阿荣跑,但是灵光一闪拿起来了旁边的灯笼。
  据说鬼怕火,为了一劳永逸,不要怪她心狠了。
  沉落柒将灯笼往人面前一照被萧燕然夺了过去,温热的手掌在夜凉如水的晚上显得不一样,她刚想跑,感觉到温度停了下来。
  灯笼的火光照清他温润狡黠的脸,微黄的光线里他笑的真切,看着恍惚,只是表情没有持续多久,他脸色微变,视线最终从沉落柒的脸上转到了头上。
  在草堂的这些日子,她要时常应付左谦实在不得已穿回了女装,头发虽高高盘起有些男人的样式,但却与男人束发的形态不同,况且她还着一身长裙。
  “你不是鬼。”
  “你是女子。”
  几乎同一时间,发出疑问。
  “我当然不是鬼啊。”
  “我当然是女的啊。”
  得到答案,沉落柒突然紧绷的神经放松下来,她翻个白眼继续盘腿坐在地上,方才吓得有些腿软,“你不是跳湖死了么。”
  “谁说我跳湖了。”他不善水性,只不过是找了个身形差不多的替身罢了,本来想着现身给皇叔长长性,没成想对方将计就计找了具尸首充当他,一来叫爷爷死了立太子的心,二来这么急切地逼宫也是怕有后患,“我前几日回家养伤,这下好了便来寻你。”所以待事情一结束,他询问了左谦关于她的下落。
  阿荣听到此处,安静的捡起地上的莲蓬,拍了拍,继续拨弄里面的莲子。
  “装神弄鬼。”沉落柒没好气道,一想到刚才吓到飞起的模样,她都觉得丢脸。
  萧燕然上下左右来来回回的瞧了又瞧,真正确认之后莫名的觉得好笑道,“莫要说我了,沉兄装神弄鬼所谓更胜一筹啊。”说完还不忘作揖。
  极其讨厌,沉落柒拾起滚落在地上的莲子就往他身上砸,除了不满他的揶揄,更多的是被揭穿后的愤恼。
  只是莲子没有精准的砸到他的脸上,而是半路被劫,落在了人家的手上,黑夜里他的眼睛亮的出奇。
  手里的莲子一直攥着没有放开。